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h325.eg的博客

股市足迹

 
 
 

日志

 
 

张化桥:股市赚钱比赌场难 千万家庭受到巨大伤害  

2012-09-20 14:49:28|  分类: 转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化桥:股市赚钱比赌场难 千万家庭受到巨大伤害
www.eastmoney.com2012年09月20日 08:22

  我认为, 在中国股市赚钱, 也许比在赌场赚钱更加困难。我相信大家不会反对我这样说。这20年,千千万万的中国家庭受到了股市的巨大伤害, 需要心理调解,也呼唤政府改善股市的规则。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官员和财经演员不应该继续怂恿可怜的老百姓当炮灰。那样做很不道义。

  任何市场都有失败者,但是中国股市的失败者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20年来,中国股市的高估值是千千万万股民补贴有特权上市的公司的一个血腥的过程,越早结束,对老百姓越好。


  幸运的是,我们的股市正在从很贵转向贵,这是一个结构性贬值的过程(de-rating),很不适合于投资,更不适合于普通家庭投资。我凭什么说我们的股市正在从很贵转向贵呢?20年来,我们的政府对股票发行通道的极端控制和审批导致了股票长期供不应求,价格太高。当然,不奇怪,三教九流的公司也都打破脑袋想上市。但是,这种管制必须放松,政府也确实正在放松。而这个过程又必然伴随着长期的市盈率下调。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难免。谁让我们的政府从创立股市之初就牢牢控制发行渠道的审批,人为抬高发行价格呢?!股票供不应求就像绷紧的大弹簧要慢慢松弛下来。这个过程正在进行中,大家(特别是低收入的老百姓)要站得远一点,免得受伤。

  我认为,政府应该加快IPO和增发的进度,尽快把股市过高的估值降下来。不然,问题越积越多,无法收拾,更多股民会继续受伤。

  另一个方面,多年来地方政府的欺诈也伤害了大量股民。地方政府的欺诈有多种形式,对社会道德和股市文化产生了致命的打击,比企业家的欺诈具有更大的杀伤力。

  (1)地方政府为了扶持本地的公司到证券交易所上市,不惜在税收,环保,资金和土地等方面给这些公司开小灶。他们甚至帮企业设计如何做假帐,比如伪造前几年的销售额,利润和实际缴税额。这种做法有很多恶果:破坏公平竞争,浪费纳税人的钱财,鼓励商勾结,欺骗股民,毒害股市。

  政府的扶持当然不能让一个阿斗公司强壮起来。可是,股民买的是公司未来很多年的利润。这也就是20倍或者35倍市盈率的含义。政府扶持不能持续35年,更不能持续增长35年。从长远来看,这种公司的股价必然会跌,股民必然受害。

  (2)当一家公司变成了ST或者将变成ST时,政府部门通过人为地输血使上市公司苟延残喘。但阿斗毕竟是阿斗,不可能因为一两次输血而强壮起来。当然,股民不懂(或者不愿意懂)。他们长期追捧这些僵尸。虽然有人说他们亏钱是活该,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我的看法是,他们毕竟是弱势群体,多数人不明真相。中国证监会应该在教育他们的同时,严厉打击繁殖僵尸的各级政府,帮助弱势群体戒毒。

  (3) 把企业或者企业集团的一部分业务(比较好的业务)包装上市,而把比较差的业务留在上市公司的外面,这也许有欺诈嫌疑。

  为什么?因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比较好的业务与比较差的业务并不是真正的独立。它们至少在员工待遇,采购,销售和设施共享方面还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公司的欺诈更加过分:他们在上市之前,由比较差得业务补贴比较好的业务,上市融资之后,再反向操作。这样的欺诈行为在国企和民企中都有。

  (4)地方政府给他们所控制的上市公司注资。但是他们并没有花力气改善企业的能力和管治,所以即使好资产装进上市公司以后,也会慢慢变坏,两三年后又需要“剥离”。这种循环会给小股民创造一个个诱惑和一个个陷阱。十年之后,小股民一无所得。

  十多年前,我在瑞士银行当中国研究部主管。格林科尔和它的董事长顾雏军正在香港高等法院起诉我和瑞士银行,理由是我诽谤他和他的公司。另外一个中国的红筹公司,欧亚农业(在沈阳市荷兰村种植兰花的骗子公司)的董事长杨斌也正在对记者喊话,要告我。我有过很多不眠之夜,全靠家人和雇主支持。香港的媒体非常好:他们公正的报道给了我鼓舞。奇怪的是,当时,国内的数家大媒体反而骂我“黑嘴”,“别有用心”。

  某日,我跟一位医生朋友吃午饭。谈及香港电讯时,他竟然大哭起来。原来,他刚刚妻离子散,主要是因为全部家当都亏在这只股票上。2000年,香港电讯被互联网空壳公司电讯盈科收购。很快地,泡沫破灭,这只股票大跌90%以上,毁掉了无数的香港家庭。

  汇丰银行和香港电讯曾经是香港几十年来最大和最可靠的上市公司。上个月,我在北京碰到三十多年前的同学。他的弟弟曾经是一位中学校长。校长说, 他读过我的书, 《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一定要跟我聊聊。校长的遭遇跟那位香港医生类似。不同的是,残害校长的不是互联网泡沫,而是中国土制的地雷:企业假帐。

  校长问我,我国企业的假帐究竟有多么严重?我回答:中国的假酒和地沟油有多少,贪污腐败有多普遍,企业的假帐就有多严重,因为它们都是龙的传人所为,是同一个文化下的产物。作为股民,作为分析师,我也多次受骗。

  投资股票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分享企业的业务增长。如果某家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是30倍,而实际利润又被财务技巧夸大了一倍,那么,股民买的就是未来六十年的业绩。虽然企业未来利润会有增长,但是大家很容易忘掉经济周期和利润也有下降的年份。如果大米的价格涨到每斤50元,政府绝对不允许。如果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涨到60倍(当然表面上可能是20倍),政府是否应该检讨呢?一个只值5元的东西卖到20元,难道不是敲诈投资者吗?

  我申明,我反对政府干预股市的价格。但是,当我们看到假帐横行,股票货不对办,或者股票价格离谱时,政府应该看看货币政策和股票发行制度是否合理,以及企业帐目是否基本真实。中国证监会在打击欺诈和检讨新股发行方面的新政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而太多的股民执迷不悟,助长了欺诈。



张化桥:政府救市是另类“毒药”

  上证综指越来越逼近2000点大关,市场上救市呼声也越来越高。在我看来,政府出手救市非常危险,它只能延缓痛苦的、必要的调整。救市只能带给股民不切实际的、不能持续的期望和幻觉,实际上是怂恿股民当炮灰,前赴后继。那是不厚道的做法。我们可以自私,但是不能没有良心。

  比起企业家的欺诈,政府救市具有更大的杀伤力,如果我们想重建中国的商业道德和股市文化,必须从政府开刀。

  这里,我举4个例子。

  (1)某地政府为了扶持几个本地公司到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不惜在税收,环保,资金和土地等方面给这些公司“开小灶”。他们甚至帮企业设计如何做假账,比如伪造前几年的销售额、利润额和实际缴税额。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有很多恶果:破坏公平竞争,浪费纳税人的钱财,鼓励官商勾结,欺骗股民,毒害股市。

  政府的扶持当然不能让一个阿斗公司强壮起来。可是,股民买的是公司未来很多年的利润,这也就是20倍或者35倍市盈率的含义。然而,政府对于企业的扶持不能持续20年,更不能持续35年。所以,从长远来看,这种公司的股价必然会跌,股民必然受害。

  (2)当一家公司被ST或者将被ST时,政府部门通过人为地“输血”使上市公司苟延残喘。但阿斗毕竟是阿斗,不可能因为一两次输血而强壮起来。当然,股民不懂(或者不愿意懂)。他们长期追捧这些僵尸公司。虽然有人说他们亏钱是活该,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我的看法是,这些人毕竟是弱势群体,多数人不明白事实真相。中国证监会应该在教育他们的同时,还要严厉打击繁殖僵尸的各级政府,帮助弱势群体戒毒。

  (3)把企业或者企业集团的一部分业务(比较好的业务)包装上市,而把比较差的业务留在上市公司的外面,这也许有欺诈嫌疑。为什么?因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比较好的业务与比较差的业务并不是真正地独立。它们至少在员工待遇、采购、销售和设施共享方面还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公司的欺诈更加过分:他们在上市之前,由比较差的业务来补贴比较好的业务,上市融资之后,再反向操作。这样的欺诈行为在国企和民企中都存在。

  (4)政府或者政府部门给他们所控制的上市公司注资,这是一个特有的中国现象。在香港的H股公司和红筹公司也有很多对此如痴如醉。有些注资的价格完全是国有资产流失,几乎没有人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地方官员们为了从他们的认股权证中赚钱,不惜用超低的价格把纯国有资产卖给上市公司。我在投资银行工作时,经常见到上市公司高管吹嘘他们用多么低的价格从政府“拿到”优质资产。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就是笑不起来。偷了我的东西,还到我的面前炫耀!等到某项业务搞砸了以后(或者变得不时髦之后),他们再用高价把它卖回给政府。这叫“剥离”。

  有些地方官员和国企高管说,他们低价注资和高价剥离是为了“保护小股民”。非也!他们保护的是他们的面子和认股权证。为什么我这样说?因为,他们并没有花力气改善企业的经营能力和公司治理,所以,即使好资产装进上市公司以后,也会慢慢变坏,两三年后又需要“剥离”。这种循环会给小股民创造一个个诱惑和一个个陷阱。十年之后,小股民一无所得。(证券市场红周刊)

张化桥:新股上市是怎样炼成的?反对散户参与IPO



  新股上市是怎样炼成的?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人,生来爱凑热闹。IPO就是一个大热闹。券商把公司的亮点都挖掘得非常完美了,还能留下多少空间给散户呢?凑这种热闹有违“投资要留有余地”的原则。即使我在投资银行工作的那十五年,我也一直觉得买IPO是不够明智的。我自己没有买过IPO,我最反对的是散户买IPO。这里,我举两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2009年,本人在瑞士银行投行部工作,有幸参与了一家红筹公司的IPO。当时市场气氛很好。全世界人民刚刚从金融海啸中爬出来,感到无比幸运。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说,过去两年的上市努力都失败了,原因在于市场气氛不好,被迫延到现在,必须打一个漂亮仗。他还说,定价必须非常激进,“以充分反映公司的优点”。在确定价格区间的那个星期六,我很着急。我听说董事长想把价格区间定在明年预测利润的13倍到16倍,而且明年预测利润在今年的乐观预测的基础上又高出了40%!我知道这个价格很贵,但是哪家投资银行反对,就很可能被迫出局(也就是不能参加IPO路演和这项交易)。对投资银行来讲,这可不行。过去两年,我们的IPO团队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到嘴的肥肉可不能让它飞了。



  到了周六下午开会的时候,董事长带着他的管理团队,跟四家投资银行的代表,几家律师事务所的代表和公关公司主管坐满了大会议室。董事长很兴奋,先祝贺各家中介机构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然后,他讲了很多给大家打气的话。最后轮到四家投资银行的代表发言。谁敢说负面的话?二级市场的风险哪里有?某投行的一位董事总经理开始发言。他先说了几句好听的(无非是拟上市的公司的优秀品质),然后他建议,“我们还是希望留点碎银在桌子上给投资者,leave some change on the table。也就是说,不要把价格定到太高,留点空间给二级市场。当时我在场,看到他的”大佬“脸色通红,屋子里的气氛非常紧张。董事长干笑了两下。大佬用脚踢了他的董事总经理一下,开始发言。他说,”这样吧。我们把定价区间弄得宽一点。让路演团队的精彩表现来决定最终IPO价格。我建议13倍到17倍。行吗?“。董事长当然高兴。他环顾四周。谁也不敢反对。一片赞成的声音。我听到自己也咕哝了一个,”好!“。后来,我怕大家没听见,我又大声说了一遍,”好!。这样,不到一刻钟,价格区间就定下来了。上限定在了8港元。我坦白,我是提心吊胆:这样高的价格怎么卖呢!



  我的新的担忧来了。各家投资银行必须挣表现。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卖力气安排高质量的基金公司跟公司管理层见面。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打单子拿回来。订单。买股票的订单。基金经理们虽然也跟散户一样盲从和跟风,但是他们特别讨厌:他们喜欢分析来分析去。说服他们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有些IPO上亏了大钱,他们会怪罪投资银行推荐的公司太烂,或者IPO 定价太高,或者后市没有扶持(研究报告和推广不利之类)。所以,这里有点约束机制。投资银行如果想持续地把IPO卖给基金经理们,必须掌握一个平衡点。不能不兼顾投资者的利益。但是,投资银行毕竟是投资银行。一单生意就是一单生意。做了这单生意再说。于是,短期行为和一锤子买卖的心态还是占上风的。



  你可以想象,这家公司的IPO后来定在每股8港元。从IPO以来它就一直往下跌。四年后的今天,它的价格2元有找。投资者们欲哭无泪。在股票跌倒5元左右时,董事长虽然也回购了一些股份,但那是杯水车薪。



  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另外一个例子。某公司2009年上市。公司不大,但是贪欲不小。它的IPO定价定到云端之上去了。由于公司董事长跟某美国投资银行的主管有几十年的交情,而且该投资银行还为该企业做过IPO之前的融资,立了汗马功劳。所以,这家美国投资银行主持这家民营企业的IPO工作。当时,几家没有入局的投资银行都想挤进承销团(当然也包括鄙人供职的投行),分一点承销费,另外,在计算各家投资银行的市场份额时好看。所以,各大银行所承诺的IPO包销价格比那家美国投行定的IPO价格(本来已经很高)高出几乎三分之一!那就意味着额外圈钱10亿港币啊!



  那家美国投行坚决反对把IPO价格提高三分之一。不过,。。。 交情毕竟是有局限的,那位董事长坚持要那家美国投行用我们几家“搅局者”的报价,否则,董事长绝对不会让友情影响他的商业决定(额外圈钱)。他明明确确地,斩钉截铁地说,谁的价格高,谁就做账薄管理人(主承销商)。最后,这家美国投行只好屈服。IPO价格提高了三分之一。四年后的今天,这只股票还比IPO价格低60%!



  多数IPO交易(或者债券发行)都有大量投资银行充当“搅局者”,因为搅局的代价很低。A银行花了半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做尽职调查,设计交易结构,梳理拟上市的公司的资料,获取证监会和交易所批准,但是,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其它银行来了。如果运气好,搅局者可以加入承销团,甚至把“原配”投行挤掉,独家把这单生意卖掉。如果运气不好,反正没有成本。所以,股票市场好的时候,IPO的价格容易放大。市场不好的时候,大多数IPO都卖不掉。在这两种情况下,股民都是弱势群体。(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作者张化桥简介,曾任瑞银投资银行中国区副总经理,现任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