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h325.eg的博客

股市足迹

 
 
 

日志

 
 

贺铿:四万亿投资有很多后遗症 金融风险在加剧  

2013-07-17 13:43:41|  分类: 转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铿:四万亿投资有很多后遗症 金融风险在加剧
www.eastmoney.com2013年07月17日 07:40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表示,四万亿的投资应该说有很多的后遗症,要消化这些后遗症,短时期之内不太可能。这些问题的产生,实际上就是我们长期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必然结果。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第49期“经济每月谈”定于7月16日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办,主题为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在活动中表示,四万亿的投资应该说有很多的后遗症,要消化这些后遗症,短时期之内不太可能。这些问题的产生,实际上就是我们长期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必然结果。

  财政货币政策,我直接了当地讲,我认为这几年是失误的,导致金融风险在不断加剧。
  从公布的经济数字来看,中国经济运行总体上是平稳的,虽然下行的压力短时期还难以改变,但是不会出现硬着陆。

  以下为文字实录:

  贺铿:四万亿的投资应该说有很多的后遗症,要消化这些后遗症,短时期之内不太可能。这些问题的产生实际上就是我们长期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必然结果,我个人认为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产生了上面说的这些问题。为什么会产生这些问题呢?如果在座有些关心过我言论的人,我去年在“21世纪凤凰大讲坛”,我花了将近1个小时讲这个问题。因为凯恩斯主义政策是从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开始的,连续15年的经济财政还在继续。这个政策会导致两个大的问题,一个问题是破坏了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结构,使最终消费率越来越低,劳动者报酬的比例越来越低,引起内需不足。国民经济自主增长的能力一年比一年弱,尽管我们要扩大内需,但是只是在口头上,扩大不了,因为政策没有改变。我们的最终消费率在15年前是62.5%,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一点,世界平均水平是65%,15年来我们降低了17个百分点。到2010年,最终消费率降低到45.5%,这就充分说明,我们的经济增长完全是靠投资来保增长的。

  贺铿:第一,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但是在预料之中。现在有一些同志觉得已经超出了预料,希望赶快有些适应的措施出台,我不赞成这个观点。从昨天公布的数字来看,中国经济运行总体上是平稳的,虽然下行的压力短时期还难以改变,但是不会出现硬着陆。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三个:一是内需、外需增长乏力,促进经济增长的原动力不足,因为经济增长的真正原动力是内需和外需。所谓三驾马车中的投资不是原动力,只是由内需和外需的规模而决定的投资的规模,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说现在的内需不足、外需不足是我们经济当中存在困难的根本问题。二是财政货币政策,我直接了当地讲,我认为这几年是失误的,导致金融风险在不断加剧。前一些时候,所谓的“钱荒”已经给了我们一个预警。三是长期依赖投资保增长,就是保GDP的增长,导致一些行业产能过剩,结构性矛盾突出。我认为当前主要的经济问题是这三方面。

  贺铿:当前要稳增长、惠民生方面有作为,克强总理谈到这个问题,这无疑是对的,但是更要在防止风险方面有作为。我一直认为,从去年以来,防止风险比稳增长更重要、更突出,中国的经济只要不发生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不会有大的问题。今年不管怎么说,有很多困难我还是有信心,今年的GDP增长可能还有可能实现7.5%,但是我要提一个建议,党的三中全会如果有魄力的话,主动调整一下,降成7%,这是各级政府的预期,不要在GDP上反复作文章,不要想到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应该在民生方面,在供给方面,在提高居民的收入方面等等方面多作文章,让我们的经济慢慢地跑起来、健康发展。同时房地产(行情 专区)要很好地调控,地方债、部门债要很好地管理,影子银行(行情 专区)一定要注意监管,如果不对这些问题高度重视、实行监管,我们就有出现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只有在这些方面加强了,我们的经济才会一年比一年好,我们斗过这一关后,我相信保持9%的增长速度还会有较长的时间。这个问题我写过文章、作过研究,我不认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没有很大的空间了,应该有很大的空间。
  时间关系我就讲这些观点,供各位参考,谢谢各位。


    刘元春:金融领域已经出现局部性危机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活动中表示,过去金融领域的输血方式,金融对实体的输血方式不可持续,金融领域已经出现了局部性的危机,前一阵子“钱荒”背后所隐含的系统性问题已经很强烈了。

  以下为文字实录:

  刘元春:第二方面,一季度有一个很重要的参数就是收入下滑,也就是我们的城乡居民的收入,比如说城镇居民的收入,一季度实际增长率6.1%、6.2%,二季度6.7%,都是在6%之间增长,都是低于GDP的,这个已经改变了过去几年的运行情况。如果把过去几年中国居民的收入增长速度来看,可以会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可能没有经济危机,但是今年一个标志性的信号是,收入持续两个季度的回落,毕竟回落幅度很大。因为去年的这一轮实际增长是9%以上,一下子要降三个点,我们学过基本理论的知道,经济的传递从生产领域、金融领域,如果传递到收入领域、进一步再传递到消费领域,这说明回落的累计效应到了某一个区间。我们要高度关注。

  刘元春:我们过去金融领域的输血方式,金融对实体的输血方式不可持续,金融已经出现了局部性的危机,前一阵子“钱荒”背后所隐含的系统性问题已经很强烈了。因此我们对下一步来讲,似乎到了一个新的临界点了。我们是不是应当底线思维强化一些,这是我们提到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目前下一步存在着回落,有一定加速的因素,同时有出现回落力量叠加的效应。原因是什么?第一个是消费,我们可能由于“国八条”的八项政策的出台和政策中期化对消费的影响使大家的视线转移了,但是消费回落背后的含义很重要,收入回落。我们认为下一步的收入回落可能会对下一步的消费产生一个周期的影响。

  刘元春:经济增速在第三季度会快速接近底线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活动中表示,几大因素的叠加,我们认为目前经济虽然没有接近底线,但是三季度会快速接近这种底线。

  以下为文字实录:

  刘元春:财政,财政的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每到GDP增速低于8%左右,财政增速基本上都会低于70%。今年GDP增速回落到7.6%之后,财政增速一下子回落到6%。但是年初预计的是10%,但事实上这个财政的回落是超预期的。这个问题,马上就会把我们的视线又拉回到1998-2001年的时候当时的财政状况,如果这种状况持续的话,如果要大规模的民生建设,这种财政能不能支持它?另外,企业盈利的急剧恶化和金融之间的互动会怎么样?因此从这些角度看得出的结论是什么?第一,新兴市场的经济萧条、制造业的周期性使我们目前外部的小周期力量有所加剧。第二,工业领导的去产比金融调整更漫长一点。第三,目前中国这种内升性回落的自我强化机制有所加强。第四,收入下滑标志着经济回落的累积效应已经开始显现,下一步回落的速度要强化,同时金融问题的出现标志着实体经济依靠这种输血的救助模式结束了,金融反而会对实体经济产生一个强烈的负面效应。几大因素的叠加,我们认为目前经济虽然没有接近底线,但是三季度会快速接近这种底线,如果我们要在三中全会前后对结构调整改革进行全面布局的话,我们一定要留空间,因此最简单的问题是,为结构调整和改革,如果要创造空间,我们必须在接近底线之前进行一些下行力量的对冲,所以目前的政策在预调和微调的力度上有所调整,我不从目前的政策趋向来讲,很多的政策也在向这方面进行靠拢.
    我就谈这些,谢谢大家。


    张永军:现阶段有必要保持比较快的经济增长
  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研究部副部长张永军在活动中表示,觉得现阶段还是有必要保持比较快的增长。如果潜在增长率降到7.5%左右的话,实际会面临一定的困难。

  以下为文字实录:

  张永军:关于经济增长有争论,现在到底有没有把经济增速应该搞在什么样的水平,刚才贺主任讲了一个观点,我的观点和他有一些不同。我觉得现阶段还是有必要保持比较快的增长。一个原因,我们认为现阶段我国潜在增长率应该比现在实际增长率要高,我个人认为应该接近8.5%左右,现在7.5%左右的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的。第二个原因,去年召开了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在2010年基础上实现经济总量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番,我们考虑2011年和2012年实际增长率的情况下,2013年到2020年阶段,如果实现了总量翻番,那么保持7%左右的增长率就可以了。但是,要实现城乡人均居民收入的翻番,7%是不够的,需要考虑人口增长的因素,因为我们人口增长是千分之五,就要保持7.5%的增长。如果说现在就是7.5%,情况不是刚好吗?实际这里因为2015年前后,根据我们现在分析判断劳动力的总量和结构会出现明显的变化,伴随着这个变化,储蓄率也会出现变化。2015年之后,那个时候我国潜在增长率比现在还要有所下降,如果现在这几年只实现7.5%的增长,要求在“十三五”时期也要实现7.5%的增长,那个时候如果潜在增长率降到7.5%左右的话,实际会面临一定的困难。

  张永军:现在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经济增长速度低一些,比如加大国民收入分配的结构,在总量增长7%左右的情况下,实现了总量增长的目标,使分配结构朝着居民收入分配倾斜,不是也能够实现人均收入翻番的目标吗。像刚才提到的,我们这一两年的情况,现在经济增长7.5%-8%,尤其像今年,经济增长7.5%,但是居民收入才6%左右。在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的情况下,还要调结构,向居民这块倾斜,我们现在没有向居民倾斜的情况下,财政收入放慢,企业利润增长放慢,去年还是下降的,这种情况下,寄希望于速度适当下降,使结构向居民倾斜,我觉得这不是太现实。因此,从实现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发展目标来看,现在是需要保持一个较快的增长,我个人认为在目前7.5%左右增速基础上,还是应该有所提高。这样的话,才能为未来顺利地实现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目标打下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